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咖啡越變越便宜?

作者 James Hoffmann(2007 WBC世界咖啡師冠軍)
在2016年底,針對從1980年代到現在,咖啡價格對應通貨膨脹的變因來探討:咖啡越變越便宜...嗎?

Come True Coffee咖啡苗翻譯,如翻譯有誤歡迎不吝指教。
重點整理:
1.咖啡每磅的價格並沒有因為通貨膨脹而有太大起伏
2.生豆價格對終端價格的影響不大
3.消費市場施加的壓力反應到前端的價格,咖啡農承受想買便宜咖啡聲音的壓力
4.咖啡店及咖啡烘焙公司正轉向定價精品咖啡


--
正文:

咖啡價格的波動讓人頭痛,現在C-Market咖啡的價格每磅約1.55美金,而1982年二月咖啡的歷史價格為每磅1.28美金,乍看之下,你可能覺得現在的咖啡價格變貴了,但重點是還有通貨膨脹這個變因,1982年的一美元比現在一美元的價值高多了。
事實上,咖啡每磅的價格並沒有因為通貨膨脹而有太大起伏,此文作者決定深入探討,回去看1980年時C-market咖啡每個月的價格,並針對價格與通貨膨脹進行比對。
通膨的計算現在變得有些不可靠,但我想還是可以用這工具作證明,作者參考了一些線上通膨計算器的數字,而這些結果都在可接受的誤差範圍內。
下圖是過去36年咖啡的價格,排除過去通膨的波動,如果美元在1988年價值翻倍,那麼那年的咖啡價格就會翻倍,這樣我們就可以跟現在的價格比較,以簡單的線性趨勢圖表示。




有趣的是,趨勢圖呈現出兩個截然不同的故事。一個顯示生豆的價格小幅度上升,另一個顯示大幅下降;而也顯示出過去價格曾經到達高峰,表示咖啡價格的變化比我們預想的更戲劇性。

世界正在縮小
這並不表示1980年時,世界咖啡的金融模式跟現在一樣。理論上,咖啡農相對應該賺得比以前更多,但生產成本卻會變高。例如,肥料的價格會更高。為了尋找這個歷史數據,作者參考了肥料價格相關的文章,以下是肥料在通膨調整前後的歷史價格。

 

雖然生產成本的增加也有很大影響,而這只是諸多因素之一,我們不能忽略種植咖啡並非是吸引人想去做的職業這個因素。咖啡農變老也是影響其他咖啡農種植情形的主因,咖啡農的平均年齡差不多是56歲,這跟種植的報酬越來越少的事實也可能有關。
這有點太簡化來看,雖包括了不同咖啡產國居民所需的生活費,但未考慮現在和過去咖啡農的生活品質。目前沒有太多咖啡種植費用的數據,更不用說30年前的數據。作者甚至懷疑是否有咖啡種植獲利數據的存在。

咖啡零售業呢?
沒有太多關於一杯咖啡成本的數據,甚至到現在還是很難確定一杯咖啡的成本。然而ICO(國際咖啡組織)在美國出版了咖啡每磅零售價,更可免費在線上查看到1990年的數據。參考這些數字再以通膨調整後得到每磅價格。
下圖表並未涵蓋阿拉比卡的價格,因為阿拉比卡的交易並非零售的範疇。ICO的數據是所有咖啡種類販售後得到的數據。這是為什麼價格的波動比較沒有這麼戲劇性。


文章探討到現在好像不是很有趣,看起來這些數據相輔相成的很好,你會注意到當時間區隔拉近,有時生豆價格的改變似乎會打破隔年的價格。作者推測因為擁有大量股權及簽長期合約的公司,其生產的咖啡佔了ICO零售價測量的多數,一旦通膨調整,咖啡價格的波動也會較穩定。
從另一角度看,可以以利潤及其走勢來看,生產產品的成本總是不透明的,下表也非常簡化的表示,如果生豆價格是1美元,而零售價是5美元,則加成利潤則是5倍。
 

這個圖表簡單來看,就是當紅線升高時,咖啡的利潤就高。由於前段所提的大公司股權及長期合約因素,這個圖表一樣簡化來表示。2001-2002年時市場價格達低點,但當時利潤卻非常好。表示咖啡當時並沒有跟著變便宜生豆價格對終端價格的影響在接著的兩年也很少,直到2004年利潤才下滑(無論消費者有無獲益,市場總有人想以更低價格賣出咖啡,或賺取較少利潤,這需要分開討論)。同樣的,在過去,看起來咖啡公司試著不要讓價格波動,直到最後有必要將咖啡價格提升時。

希望可以得到更久之前的數據,來觀察1960年代到1990年代間的價格,(作者向ICO提出要求,但不幸的是作者無法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及興趣,而花費250英鎊的代價去買這個數據)。這些有限的數據並無法完全澄清此文想探討的主題。

結論
現在我們生活所需的東西越來越便宜(作者可能單指英國),這不一定代表好事。美國有機認證USDA有一份關於食物通膨的有趣數據,包含支出與收入。這裡可能無法提出有力的結論,即使生豆價格在下跌。咖啡這個作物相對以前,較不吸引農民去種植,且農業整體在這個社會也是較不引人注目的產業。消費市場施加的壓力反應到前端的價格,大家期望有更便宜的食物或咖啡,最後就會傳遞給承受最大壓力的人,也就是咖啡農

大家長期以來會認為精品咖啡會跟這波動無關,但現在都在改變了。在某些時間點,咖啡店及咖啡烘焙公司正轉向定價精品咖啡,來提高競爭力,因為他們必須更努力來獲得顧客來購買。這最終會對消費者有利,但最終則會減少多樣性及選擇性,以及更低的品質,而這些情況,還是在沒有考慮影響供應鏈之前的假設。

Original sourc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